手机毕节试验区网>新闻

【脱贫攻坚走基层】盘挪河,一个即将消失的村庄……

“郑支书,拆迁款到了没得?我们好久搬?城区房子修好了吗……”凡是遇到村党支部书记,钟学向总有问不完的搬迁问题。

钟学向是七星关区田坝镇盘挪河村村民,在盘挪河已经居住了几十年,如今四世同堂,一家人见证了村庄从无到有,村民由少到多;也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1

七星关区田坝镇盘挪河村一角(航拍)

2

记者走在去盘挪河村的路上

立夏过后,气温回升,万物苍翠。5月8日,记者一行来到盘挪河村,由于村庄要搬迁,进村的道路就没有硬化,沿途随处可见空置的房屋,村里一片寂静,只有鸟鸣声回荡在山间。

3

进村的道路

4

空置的房屋

“村民基本都搬走了,房子也拆了,现在只剩9组部分村民没有搬迁。”盘挪河村党支部书记郑毅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向那些被挖平的房子:那边以前是个学校,旁边是个小集市,还有……仿佛一切都还在他的眼前。

汪汪、汪汪……一阵犬吠声打破了村庄的宁静。沿着声音找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层四立三间的木结构瓦房,年久失修,显得有些破旧。老屋门口是一栋二层楼的平房,屋檐下,四五个人正乘着凉,拉着家常。

5

钟学向一家在老木屋旁聊天

这就是钟学向家,老木屋、大平房都是他的。说到搬迁,坐在一旁杵着拐杖的钟学向的父亲钟绍群显得更加激动。

6

钟学向的父亲钟绍群

“我跟着父辈到盘挪河村时才三岁,到现在已经住了80多年,有了儿子、孙子、曾孙,四五代人都居住在这里。说实在的,舍不得走,在老家种菜、种豆豆吃,多方便。”89岁的钟绍群说这话时,眼睛里闪着泪花。搬走,老人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留念、太多的情怀……

7

钟学向整理老木屋里的旧物

8

钟学向想带走的旧物

眼看就要搬迁,钟学向时不时会去整理老木屋里的旧物。“这个筛子、豆腐框要带走,还有那个土缸也必须要搬走,水泥缸估计是带不走了。”钟学向想把所有这些承载着记忆的物品都搬走,但他心里清楚,这不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它们珍藏在回忆里。

9

绿意盎然的盘挪河村

钟学向的记忆里,盘挪河村虽然山清水秀,但偏僻、基础设施落后,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修房子时,石头、砖、水泥、钢筋,所有的材料都是人背马驮上来的,费了好大的功夫噢!”钟学向现在回想修房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搬出去,钟学向有很多不舍,但他还是愿意的。

“邻居很多都搬了,现在只剩10多户人。搬迁安置点我也去看过,附近有学校,出门就是超市,特别方便。以后干不了活就接送孙子上学。”钟学向心里明白,夹岩水利枢纽工程这个偌大的民生项目涉及到的搬迁村民很多,单田坝镇就有盘挪河村和先进社区整体搬迁,涉及700余户3000多人。

10

夹岩水利枢纽工程大坝(航拍)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在夹岩水利枢纽工程大坝所在地潘家岩脚,挖掘机、大货车往来其间,坝上施工工人正顶着烈日抓赶工期。

中国水电十二局夹岩水利枢纽工程水源一标项目副经理朱荣武介绍,目前夹岩水利枢纽工程正在进行防浪墙、大坝表面止水、坝前盖重等方面的施工,预计今年年底开始下闸蓄水。

11

大坝施工现场

12

工人正顶着烈日施工

夹岩水利枢纽工程下闸蓄水,意味着沿线村庄即将被淹没。七星关区范围内田坝镇、阴底乡、杨家湾镇、放珠镇、大河乡水库淹没影响区1265水位线下的村民都将搬离。而整个水库淹没影响区则需搬迁群众4708户21869人。

水库建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夹岩水利枢纽工程项目建成后,将惠及毕节市七星关区、纳雍县、赫章县、大方县、织金县、黔西县、金沙县,遵义市播州区、红花岗区、仁怀市等10个县(区),将为受水区内8个工业园区及七星关火电厂、69个乡镇、365个农村集中聚居点267万人提供生产生活用水,为90.03万亩耕地提供灌溉水源,将在黔西北地区构建起以大型水利枢纽为支撑的安全有效的水资源保障体系,从根本上解决黔西北地区工程性缺水问题,并为区域扶贫开发及改革生态环境创造条件,也将为脱贫攻坚注入强劲动力。

13

钟学向夫妇和孙子

搬出大山

摆脱贫困

相信

他们搬迁后

将在一个更好的环境里开启新的生活

幸福

已在路上

……

文/图:谭虎 罗星星 胡秀娥 

视频+剪辑:张媛媛